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(yè) 企業(yè)文化 文苑月刊

生命的狀態(tài)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4-22 閱讀量:


  夜深人靜,月華臨窗。不經(jīng)意間讀到了清代詩(shī)人袁枚的一首五言絕句《苔》:“白日不到處,青春恰自來(lái)。苔花如米小,也學(xué)牡丹開(kāi)?!?/span>

  一首小詩(shī),雖沒(méi)有唐詩(shī)的萬(wàn)千氣象,也沒(méi)有宋詞的婉轉流響,卻如初春時(shí)節山間的小溪,透著(zhù)一股清澈、明媚。細細品來(lái),余味悠長(cháng)。
  苔,生長(cháng)在潮濕陰暗的地方,缺少陽(yáng)光。就在這樣的生存環(huán)境下,它綠意盎然,生機勃勃,散發(fā)出青春的活力。它的花只有米粒大小,微不足道,在形態(tài)上無(wú)法與國色天香的牡丹相比,在精神氣質(zhì)上卻絲毫也不遜于牡丹,真真活出了自己的風(fēng)采。也許這就是生命的意義吧。
  記得有一年春天,與幾個(gè)室友去臨洪口濕地,第一次見(jiàn)到海英草,漫灘遍野、郁郁蔥蔥。聽(tīng)同學(xué)說(shuō),這種草只在海邊生長(cháng),春生秋萎、年復一年、生生不息,似乎應了"野火燒不盡,春風(fēng)吹又生″的意象。據當地老人講,在過(guò)去艱苦的歲月,海英草周濟過(guò)無(wú)數人的生計。它的枝干雖含鹽堿,曬干后可作柴火燒飯,它的仔種有些苦澀,經(jīng)過(guò)碾舂也能勉強果腹。如今是和平年代,豐衣足食,海英草早已淡出了人們的視野,它在鹽堿地上自由自在地生長(cháng),春天幻化為一抹綠色,秋天蛻變成一片殷紅。它的種子,任憑雨雪浸潤,隨風(fēng)飄去,只要有合適的土壤,就會(huì )生根發(fā)芽,頑強地生存。苔與海英草真的非常相似。

  大自然哺育了秉性各異的生命。樹(shù)有樹(shù)風(fēng)貌,草有草的性情,苔有苔的堅韌。人又何嘗不是呢?大千世界、林林總總,構成了這個(gè)紛繁的社會(huì )。春花秋月、夏雨冬雪,每個(gè)人都因為偶然才降臨到這個(gè)世界,穿梭于茫茫人海。也正因為我們的生存環(huán)境、人生道路和情感經(jīng)歷各不相同,才生成了不一樣的生命際遇。有人居廟堂之高,有人處江湖之遠,更多人游走于市井壟畝之間。有的人活得多姿多彩,有的人活得稀松平常;有的人時(shí)有高光時(shí)刻,有的人常覺(jué)茍且落寞。蕭伯納有句名言:″人生有兩出悲劇,一出是躊躇滿(mǎn)志,一出是萬(wàn)念俱灰″。我們不妨把生命看作一個(gè)過(guò)程,追逐夢(mèng)想,抵達終點(diǎn)固然重要,如果抵達不了,努力奔跑其實(shí)也很快樂(lè )。你周?chē)娜?,成為鳳毛麟角的畢竟只是少數,伴你前行的多是蕓蕓眾生。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何不找準自我的位置、把握生活的節奏、活出自己的狀態(tài),就比如平凡的青苔還有海英草。幸福是一種感覺(jué),有時(shí)候我們都會(huì )糾結于生活中的一地雞毛,但更多時(shí)候誰(shuí)不向往詩(shī)與遠方呢?

屠魯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