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(yè) 企業(yè)文化 文苑月刊

燦燦萱草花,羅生北堂下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5-13 閱讀量:


  中國人對于親情總是過(guò)于內斂,羞于說(shuō)愛(ài),對母親表達愛(ài)意,并不如我們想象得那么自如。我們家一直以來(lái)都是一個(gè)很傳統的中國家庭,習慣了含蓄和默默付出,沒(méi)有什么大的儀式感,喜歡用實(shí)際行動(dòng)告訴彼此愛(ài)意。

  我多大她多大,她生了我之后才是媽媽?zhuān)晕艺Q生那刻起,就會(huì )有人這輩子最?lèi)?ài)她。該怎么描述她呢,她讓我看到生命的顏色,看到世界的葳蕤繁茂,她做得一手好菜,讓我在千里之外心心念念,她一次一次送我出遠門(mén),又止不住地叮囑我一路小心,她給我一片光明燦爛,她是照耀我的燈塔,更是引領(lǐng)我的航船,我想為她打贏(yíng)一場(chǎng)又一場(chǎng)漂亮的仗,也不吝于在每一個(gè)空氣清新的早晨夸她漂亮。
  每次在夸贊女人的時(shí)候,只有在她成為母親的時(shí)候,但,或許,我親愛(ài)的媽媽?zhuān)纳矸葸h遠不應該禁錮于媽媽這一個(gè)。我總喜歡叫她“徐女士”,因為在沒(méi)有被我的媽媽這個(gè)身份束縛前,“徐女士”本人是一個(gè)強大、美麗、溫柔的女性。收拾東西的時(shí)候發(fā)現了我剛出生不久她的日記本,寥寥幾頁(yè),后面可能換了別的本子,上面記錄了那個(gè)時(shí)候她的日?,嵥?,被我藏起來(lái)偷偷看完了。那寥寥幾頁(yè)紙里,文字溫柔,文筆細膩,字字句句間都不乏文藝浪漫,但比起曾經(jīng)她筆下的詩(shī),這些行云流水的文字逐漸地只為我的成長(cháng)證明。
  《請回答1988》里有這樣一句臺詞“媽媽是為了你可以放棄自尊的強大的存在,是代替神守護你的存在,是只叫一聲也觸動(dòng)心弦、力大無(wú)比的存在?!比魏钨澝缷寢尩脑?huà)語(yǔ)都在她對我們細水長(cháng)流的愛(ài)面前都顯得蒼白而遜色。很想說(shuō),謝謝你選擇讓我來(lái)到這個(gè)世界上,謝謝你來(lái)做我的媽媽。

一直不敢隨便描寫(xiě)母親,筆墨貧乏,怕把母愛(ài)寫(xiě)得太單薄、太渺小,時(shí)至今日我仍覺(jué)得我永遠也無(wú)法描繪出完整的母愛(ài),因為它是進(jìn)行時(shí),在不斷累積。愛(ài)我這件事情,從出生就開(kāi)始,她對我的愛(ài)不會(huì )因時(shí)光而溜走或稀薄,只會(huì )因歲月而馥郁醇厚,正如我愛(ài)她那樣。

楊欣研